您的位置: 昭通资讯网 > 娱乐

華語人物白話詩人王梵志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1:42

  唐朝,气势恢弘的大唐王朝,是盛产诗人的时代,无论是沉郁厚重,善写“诗史”的杜甫;还是流连酒肆,与诗同眠的李白;又或者是激昂雄浑,写尽边塞风光的高适、岑参;还有那清新脱俗,恬静悠然的田园诗人王维……总而言之,大唐王朝最不缺少的,便是诗人

  说实在的,大唐朝万邦来贺,河清海晏,什么都不缺,那个时候,正好又是佛教昌隆的时代,所以,唐朝自然也少不了名声显赫的一代高僧,比如说那远赴印度求取真经的玄奘;创建禅宗顿悟学说的六祖慧能;东渡日本,宣传佛法的鉴真大师,这些可都是了不起的和尚

  就算条件再苛刻些,那能舞文弄墨的唐朝高僧,也不在少数啊,一代书法名家怀素,名垂千古;专门研究诗歌,写了《诗式》的皎然和尚;寒山、拾得,两位擅长写诗的高僧;当然,还少不了他,一个以写白话诗著称的和尚,王梵志

  说起这位王梵志,可真算得上是一个传奇诗僧了,我们屡屡能够在唐宋人的诗文中看见他的名字,关于他的故事,有一大堆,有些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神话传说了可是,在《全唐诗》中,我们却难以找到他的名字,这不禁让人怀疑,这位传奇诗人,究竟是真的确有其人,还是纯粹只是一个传说呢

  幸运的是,人们在敦煌的佛窟中,发掘出来一大批珍贵的文物典籍,其中,就包括有王梵志的诗集,经过整理,人们一下子就得到了王梵志的三百多首作品,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要说起王梵志的故事,那可真是说也说不完,在唐人范摅的《云溪友议》中,就记载了关于王梵志的生平,并且还收录了他的部分诗歌,“或有愚士昧学之流,欲其开语,则吟以王梵志诗梵志者,西域人,生于西域林木之上,因以梵志为名其言虽鄙,其理归真所谓归真悟道,徇俗乖真也”,在这段叙述中,我们可以对王梵志的基本情况,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如果说,这个故事,还基本上没有什么夸张的成分,可以相信的话,那么,在冯翊的《桂苑丛谈》中所描述的内容,则是将王梵志的故事给神话了说是在隋朝的时候,在黎阳城东十五里的地方,有一个叫王德祖的人,那个人的家里有一棵林檎树,在树上面生了一个瘤子,那瘤子很大,就像一个斗一样三年后,这个瘤子烂了,王德祖把树皮扒开,里面竟然有一个小孩子于是,他就收养了这个小孩子,这便是王梵志王梵志到了七岁的时候,能够说话了,便问王德祖:“谁人育我,复何姓名”王德祖具以实告:“因林木而生,曰梵天后改曰梵喜我家长育,可姓王也”据说,王梵志此人,“作诗讽人,甚有义旨,盖菩萨示化也”,这可是很高的评价啊这个故事在《太平广记》里也有收录

  纵观这些与王梵志有关的故事,并暂且抛开其中与神话有关的部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王梵志是一个生于隋朝末年的人,从小无父无母,是一户王姓人家收养长大的

  根据胡适、郑振铎等专家的研究和考证,说这王梵志从小生于殷实之家,生活闲适,饱读诗书,待到隋末战乱的时候,家道开始衰落了,只剩了几亩薄田,为了生计,他便农忙时种田,农闲时经商唐初,他家产破败,被迫给人帮工,晚年生活无着落,食不果腹,最后皈依佛门,信仰佛教,以寻求解脱就是在这四处募化求斋的过程中,他才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大多都是劝善之作,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从敦煌发掘出来的诗歌

  这些说法,究竟孰对孰错,哪个才是王梵志的真实情况,说实在的,是很难说清楚,道明白的,但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的,那就是,王梵志确有其人,而且,还曾经在当时写过很多脍炙人口的诗歌,用自己那平实无华的语言,启迪过当时的很多人

  王梵志的诗歌以说理为主,说白了,他写诗的主要目的,就是用来劝善惩恶的,其中,还有一些诗篇具有讽刺世态人情的作用这些诗歌的内容包罗万象,反映了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可以说,在人间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在王梵志的笔下,就有多少首诗歌不仅如此,他还开创了以俗语俚语入诗的通俗诗派,让普通老百姓都能够看得懂诗歌王梵志的诗歌风格浅显平易,但是又诙谐有趣,都说“话糙理不糙”,王梵志就是这样,他总是喜欢将生活哲理寓于诙谐嘲弄之中,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谈的都是日常的琐事,但是,说的却是深奥的道理

  在唐朝,正是佛教开始兴盛的时候,佛教的思想,应该说,那是博大精深的,不是普通寻常人能够看得懂的,可是,当时的佛教传播者,为了让普通老百姓也都能够了解佛教的真谛,可谓是费劲了心思由于佛教是“以像设教”的,人们便在寺庙中雕塑了很多庄严肃穆的佛像,让信徒们能够感受到佛教的庄严,体会到佛法无边的感觉此外,一些优秀的画工,还在寺庙的墙壁之上,画了大量的壁画,其内容,无非就是讲述释迦牟尼是如何修行的本生故事;各种佛陀、菩萨的肖像;还有根据佛教经典的内容而画出来的佛经故事等等总而言之,人们用这种浅显易懂的图画,来向普通的老百姓解释佛教的真谛

  当然,仅仅是看图说话,难免还是会有理解力不强的人,不能够理解,所以,另一种与佛教有关的文艺形式,便应运而生,那便是变文变文,属于说唱文学的范畴,是唐朝的时候才出现的,最初是在甘肃敦煌的石窟中发现的,所以,人们一般都称其为“敦煌变文”敦煌变文的出现,与佛教有密切关系,它就是为了能够使得普通老百姓都理解佛教的深意,所以才用说唱的形式,以直白通俗,明白如话的语言来将佛经中的故事演绎出来给人看发展到后来,其内容广泛起来,不光有佛经故事,还有诸如《王昭君变文》这样的历史故事或者是民间传说有人说,变文是中国早期白话小说的特殊形式,对后世白话小说的产生有深刻影响

  同样都是在敦煌石窟中被人发现,同样都是讲述佛家思想,同样都是使用白话文,可以说,王梵志之所以会创作这么多白话诗,其目的也是和那些变文的作者一样的,都是为了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说明最深奥的思想和哲学,使得人们能够领悟人生的真理

  由于受到了佛教思想的影响,在王梵志的作品中,也有大量论述禅理,或者是讲述因果轮回的诗歌,这和他当时所处的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在一个佛教繁盛的时代,作为王梵志这样一个皈依佛教的人,自然而然会接触到此类的话题“劝君莫杀命,背面被生嗔吃他他吃你,轮环作主人”,很明显,这首诗歌是劝人不要杀生的,并且具有一种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寓意

  在王梵志的诗歌中,他运用了丰富的想象力,劝人向善,虽然所用的都是生活中常见的现象,但是,聪慧的王梵志,却从中挖掘出了与众不同的东西,且看这首,“梵志翻着袜,人皆道是错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在这首诗歌中所提到的,是一件日常生活中小得不能再小的琐事了,但是,王梵志却偏偏从中看出了禅意

  人们穿袜子的时候,总是喜欢将光滑漂亮的一面穿在外面,将比较粗糙难看的一面,穿在里面,可是,王梵志却偏偏不这样,他就是要将袜子反过来穿人人看见了都说他穿错了,但是“人皆道是错”的事情,却未必真的是错的,关键就要看你从哪个角度来考虑了对于一般人来说,袜子是穿来给别人看的,要是让别人看见自己穿反了袜子,会被人耻笑,所以,他们一定会将袜子正过来穿但是,王梵志却不一样,他认为,穿袜子是为了让自己舒服,所以,即使有人笑话自己,他也要将光滑的一面穿在里面,不要让自己的脚难受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穿袜子的问题,但是,如果从深层次来考虑的话,我们却能够从中得到很多启迪首先,人们做事情都喜欢讲面子,讲虚荣,但是,却忽略了实际的效果其次,人们非但不认为自己这样是错的,还反而认为这种贪慕虚荣的做法是正确的,将这作为自己的行事准则其三,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看到了与自己不一样的,就觉得对方一定是错的,这个世上,只有拥有大智慧的人,才敢于标新立异,不顾别人的眼光怎么看,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由此可见,就是这么一首小小的诗歌,却是包罗万象,那平白无华的话语中,隐含着的却是深奥的人生哲理

  在王梵志的很多诗歌中,还反映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比如“吾富有钱时,妇儿看我好吾若脱衣裳,与吾叠袍袄吾出经求去,送吾即上道将钱入舍来,见吾满面笑绕吾白鸽旋,恰似鹦鹉鸟邂逅暂时贫,看吾即貌哨人有七贫时,七富还相报图财不顾人,且看来时道”很明显,这首看似信手拈来,朴实无华的诗歌,实际上却是耐人寻味,发人深省的

  整首诗歌,只围绕着一个字,那就是“钱”,当他有钱的时候,妻子儿女对待他的态度那是好到了极点的,脱下衣服就有人接着,还叠得整整齐齐的,送行的时候,一直送到大路边,看到了钱,便喜笑颜开,一个个好像白鸽子在身边盘旋,又好像鹦鹉鸟在耳畔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可是,一旦看到王梵志穷了的时候,样子就马上变了,一个个全都给他脸色看最耐人寻味的是,做这些事情的,不是其他人,可都是诗人最亲近的人啊,家人尚且如此,又何况是那些不认识的人呢

  钱钱钱,人人都说要视钱财如粪土,可是,古往今来,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做到呢,人生在世,无非吃穿二字,二字皆得花钱,任凭你英雄好汉,饥寒穷三个字,都是抵挡不过的,所以,人们才会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从一个“钱”字上,就能够看得出王梵志的这首诗,用平白无华的语言,向我们证明了这样的一个事实:“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钩不着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抡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的宾朋”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发发牢骚,慨叹一番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变化,那么王梵志便算不得是一个人才了,在叙述完自己的经历后,他还加上了这么几句富有辩证性的话,“人有七贫时,七富还相报图财不顾人,且看来时道”这几句道出了这样的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那就是即使人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也能够有机会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总有机会能够时来运转的的确,“石崇豪富范丹穷,甘罗运早晚太公”,每个人的际遇不同,想当年,姜太公也是在经历了无穷的坎坷之后,才得遇明主的呢

  除此之外,在王梵志的诗歌中,有很多涉及到诗人对待生死的态度“死亦不须忧,生亦不须喜须入涅槃城,速离五浊地天公遣我生,地母收我尸生死不由我,我是长流水”在这首诗歌中,诗人王梵志认为,纵使死去,也不必太过于介怀,人之死亡,是一种自然现象,死去之后,正可以回归自然,重新和天地融为一体这种思想,和陶渊明在《拟挽歌辞》中所说的“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们同样都是认为死亡即是回归大自然的方式“观此身意相,都由水火风有生皆有灭,有始皆有终气聚即为我,气散即成空一群怕死汉,何异叩头虫”在这首诗歌中,王梵志更是很明白无误地说明了自己对于生死的观点,他认为有生即有死,人之所以生,乃是因为精气神相聚,而人死,便是气散,如同灯吹烛灭一般这种观点,在他的另一首诗歌中,说得更加明确:“身如内架堂,命似堂中烛风息吹烛灭,即是空堂屋”

  可能就是因为看透了生死,悟透了人间百态,所以,王梵志面对生死这样的大事情,还是很看得开的,一般来说,人们对于死亡这种事情,总是讳莫如深的,可是,王梵志却与众不同地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来调侃死亡“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世无百年人,强作千年调打铁作门限,鬼见拍手笑”这首诗歌,和上面的几首一样,也是论述死亡这个严肃的话题的,但是,不同的是,这一回,王梵志却颇有一些黑色幽默他肯定了生命的短暂,死亡的必然,这和他一贯的想法是一致的,但是,在这首诗里,他却将坟墓比喻成了“馒头”,还说每个人都要吃一个,这既强调了死亡的不可避免,调侃了那些贪生怕死之人,又显示了诗人自己的豁达和洒脱这首诗歌,被宋朝的范成大浓缩成了一句话,叫做“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据说,王梵志的诗歌在当时很有影响力,很多佛寺都拿他的作品来“教戒诸学道者”或者是“开悟愚士昧学之流”,可以说,王梵志的诗歌,在当时是一种老少皆宜、妇孺能懂的通俗读物,启蒙读物不仅如此,唐朝的很多诗人,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王梵志的影响,寒山、拾得、王维、白居易等很多诗人,都曾经受到过王梵志的启发皎然曾经盛誉王梵志的诗乃是“外示惊俗之貌,内藏达人之度”王维曾经在自己的某诗歌后注明所写的乃是“梵志体”,顾况也作过多首梵志体五言诗,由此可见,王梵志的诗歌,在当时的影响力非常之大

  虽然说,到了明清以后,提到王梵志的少了,但是,王梵志的诗风,却一直流传了下来,我有理由相信,那些通俗易懂,风趣幽默的打油诗,其创作者们,不是受到了王梵志的影响,便是有着一颗如同王梵志一般的慧心

  在《王梵志诗序》中,说王梵志的诗“不守经典,皆陈俗语,非但智士回意,实易愚夫改容,远近传闻,劝惩令善”,的确如此,大道理,空说一万遍,都未必有人会真的听进去,倒不如像王梵志那样,将人生哲理,世间百态,柴米油盐之类的生活琐事,全都融入到诗歌中去,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来表达出来,或许,那样反而更加能引起人们的共鸣白话诗人王梵志,他用自己的无穷智慧和平实的语言,启迪着无数的后人

  共 51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梵志的白话诗,大多有感于日常生活琐事,而归结到某种生活真谛,具有禅理式的机趣凡物皆有正反两面,正面即外层,光滑美观,反面即内层,粗糙难看,人们往往把光滑的一面穿在外面,是为美观,而粗糙的一面紧贴肌肤并不舒服,“梵志”把袜子翻过来,把粗糙的一面穿在外面,可能是出于粗心,但也可能是有意为之,但大凡看到的人都说他穿错了然而正错都是人所言,“人皆道是错”未必就是错象梵志这样的人却认为宁可让别人看着不舒服,也不能让自己的肌肤受罪,错误的反是众人 云南的辛勤整理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一位唐朝被埋没的诗人,而且那时候就有了白话诗让我们看到这位诗人劝人向善的诗心和佛心其实当代诗人也是秉承了佛家的一些想法和理论,用诗歌去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和道德,去拯救那些失去方向的灵魂,辛苦云南【:胥婉城】【江山部精品推荐 0】

用什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成人纸尿裤哪个牌子好呢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什么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