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资讯网 > 星座

随身英雄杀 第六九零章 乱命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3:25

随身英雄杀 第六九零章 乱命

郑鸣心里有些疑惑,这些星辰卫,在看到自己之后,会是一种什么反应呢,他们会不会像镇天王一般,对自己恭敬有加,还是装作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呢?

一个个念头翻腾,让那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竟让他有一种吐不出来的感觉。

而此时,大多数星辰卫的目光,同样落在了郑鸣的脸上!而同样有一些星辰卫,却已经开始迈步。

他们迈步,他们催动身上的力量,一时间在郑鸣的四周,一股股犹如星辰般的力量,顷刻升起。

“哼,你们想要干什么?”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星辰卫,迈步而出。

他一身的银甲,虽然手中没有拿任何的兵刃,但是整个人,却给人一种杀机冲天的感觉。

郑鸣在看到这人的刹那,心中就是一动,他从此人的身上,感觉到的,是一种咆哮。

一种属于巨狼的咆哮!

那些本来蠢蠢欲动的星辰卫,一个个停下了脚步,他们身上的气势,更是瞬间消散开来。

虽然这些星辰卫依旧没有吭声,但是他们的动作却已经表明,他们唯这大汉马首是瞻。

“独孤灭缺,你想要干什么,莫非你觉得的自己功劳太大,可以不将圣皇放在眼里吗?”太玄春秋看到那说话的人,脸色变的越加的难看。

独孤灭缺,这名字好像有点味道啊!郑鸣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确定自己对于这位独孤灭缺,并没有太多的印象。

但是那络腮胡须的脸,郑鸣自信看了几下,终于升起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星辰卫的目光,一道道的落在独孤灭缺的脸上。他们的目光之中,有疑惑,也有支持,更有坚决。

“不是我要违抗圣皇大人的命令,而是就算圣皇大人在此,也绝对不会让他下跪。”独孤灭缺朝着郑鸣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更何况,就算圣皇大人亲自下达这样的乱命,我等也绝不接受!”

乱命,让郑鸣跪下就擒,竟然成了乱命!这句话将太玄春秋一下子逼到了墙角。虽然他的心中,这一刻已经生出了无数的念头,想着该如何向姐姐告状,但是现在的情形,他必须抓紧解决。

“你说什么?你说就算圣皇让他下跪也是乱命,莫非你认识他吗?”

太玄春秋说到此处,声音里有一丝尖锐的道:“莫非你和他还有什么不能为人知的关系,所以才如此维护他不成?”

“我和他没有关系,星辰卫的大多数兄弟,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但是,他不应该跪!”独孤灭缺的声音,低沉而充满了坚定。

“为什么?你总该给我一个原因,让我听一听,这个原因是不是能够说服我吧!”太玄春秋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

诸事不顺,莫非这就是传说之中的诸事不顺么?他太玄春秋只不过是让郑鸣下跪而已,竟然招来自己最强有力的武力反对。而且这理由,好像还有点模糊。

“因为他的脸,长着这样一张脸的人,就应该是天生王者,就应该傲立当世!”

独孤灭缺的声音不高,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但是当这话语透过铭阵传播四方的时候,却瞬间晕倒了很大一部分人。

他的脸是天生王者,这句话要是由一个万象门之中,一如房匀柏这样的人说出来,万象门的弟子,虽然不会感到恶心,却也一个个要捂住耳朵。

但是现在,整个万象门的人,都已经石化了,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天雷轰击的里焦外嫩,怎么回事,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遇到如此不靠谱的事情,呜呜,简直不能用不靠谱三个字来形容,因为这件事情,是超级……超级不靠谱。

不可能,让人难以置信,让人感到……

别说这些万象门的弟子,就算是那些刚刚被郑鸣所救,对于郑鸣这位宗主正感恩戴德的普通民众,此时一个个也都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他们的心中,已经将郑鸣有点神化,但是,这种肉麻的话,他们实在是有点说不出来。

“一山还比一山高!”元朱国的皇宫之内,那位留守的亲王,在听了独孤灭缺的话之后,眼眸中充满了感慨,他看向独孤灭缺的目光,更是充满了炽烈。

偶像啊,自己一直都觉得,自己在拍马屁的功夫修炼上,已经有一定的功力了,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真的差的太远了,人家这才叫登峰造极,人家这才是自己拍马都撵不上的高人,呜呜,有朝一日,能够见到这位高人,一定要好好请教一番。

说不定,到时候这位郑鸣圣宗主,一高兴就会让自己成为元朱国的国君,他朝着同样已经被雷晕的侍从大声的喊道:“记住,将这些话,都给我记住。”

“谁敢少记一个字,让这句话不完整,我一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开阳老祖同样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睛都有点直了,他怔怔的看着独孤灭缺,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半天之后,跟在他身边的皇袍男子,也从僵硬之中清醒了过来,他朝着开阳老祖道:“老兄,我刚才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要不然的话……”

开阳老祖迟疑了一下,这才慢幽幽的道:“这件事情,你先不要问我,我也晕着呢。你……你和琉璃圣皇那边打交道比较多,你说说,这真的是琉璃圣皇的人吗?”

“不是说琉璃圣皇的属下,都是性格豪爽的铁血男儿吗?怎么……怎么就出了这等的……”

马屁精三个字,开阳老祖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他这一刻觉得,自己心中一座丰碑,已经轰然坍塌。

而那皇袍男子的目光,则落在了郑鸣的脸上,这是一张稍微有些小帅的脸,但是天生王者,他看不出来。傲世独尊的脸,更是让他没有丝毫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刻究竟说什么,要是自己的哥哥听到琉璃圣皇的人竟然如此的不知廉耻,不知道会不会很高兴。

不过,和所有通过光幕看这一切的人相比,太玄春秋作为当场的人物,这一刻整个人却是直接僵化在那里。

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情,他睁大眼睛看着独孤灭缺。

“你……你真的确定,你就是独孤灭缺?你……你不是被人假冒了吧,我告诉你,要是假冒我们琉璃圣皇坐下的星辰卫,那可是大罪。”

手指着独孤灭缺,太玄春秋觉得自己简直快要语无伦次了,他和独孤灭缺并不是没有打过交道,在他的印象之中,独孤灭缺实际上只用一个词就能够形容。

茅坑里的石头,一个又臭又硬的,张嘴就能够伤人的茅坑里的石头,就算是自己的姐夫,那位威临四方的琉璃圣皇,也很少得到过独孤灭缺的赞扬。

更不要说,像现在这种,让他浑身都有一种鸡皮疙瘩乱掉感觉的马屁言语。

“我自然是独孤灭缺!”独孤灭缺仍然面无表情,斩钉截铁的道:“我的话,也没有丝毫的水分。”

“独孤大哥说的对,太玄春秋,虽然太玄神后让我们听你的,但是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越线的好。”又一个面色冰冷的男子从独孤灭缺身后走出道。

太玄神后,那是琉璃圣皇之下的第二号人物,更是太玄春秋最大的靠山。平时这些星辰卫要是针对自己,要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太玄春秋只有忍了。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因为这些人的话语,已经波及到了太玄神后的身上。

在这件事情上,他不能不开口,不然的话一旦传入姐姐的耳中,绝对没有他的好果子吃。

“仲月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话,就要治你大不敬之罪!”太玄春秋说到此处,嘴里吼道:“我一定会将此事禀告神后。”

“禀告又如何,就算是这是神后也不敢对这张脸的主人无礼。”

仲月明说到此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杀意的道:“如果让我再听到你对这张脸的主人有半句侮辱的言语,我就杀了你。”

杀了你,很多时候,只是一句狠话,但是太玄春秋此时,却感到自己浑身发凉,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不将仲月明这句话放在心头的话,那么他将会死的很难看。

这些星辰卫,究竟是怎么了,这个郑鸣的脸,究竟带着什么特殊的地方,竟然让这些星辰卫

,如此的坚持。

他们此时,已经不将自己的姐姐放在眼中,想一想事情的后果,太玄春秋就觉得脑袋发懵。

“好,我不侮辱这张脸,你们……你们将他拿下,让他交出九目妖皇的神种,这样总行了吧!”太玄春秋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心中大骂不止。

他可是此行的全权指挥,他可是太玄神后的弟弟,现在,竟然用一种哀求的语气来求星辰卫,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他太玄春秋,以后还怎么见人?

独孤灭缺和仲月明两个人飞快的对视了一眼,最终点了点头,虽然那张脸和他们心头的人是那样的相像,但是他们绝对不能因为这个,延误了大事。

“阁下,我等乃是琉璃圣皇坐下的星辰卫,还请阁下配合我等,将九目妖皇的神种交出来。”

说话的依旧是独孤灭缺,但是此时的独孤灭缺,显得彬彬有礼,很是温文儒雅。

郑鸣看着独孤灭缺的脸,虽然他依旧想不出太深的印象,但是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应该就是跟随他走到了最后的,三百兄弟之中的一个。

“多年不见,姬纯然能够一眼就认出我来,你们和她相比,可是差了不少啊!”郑鸣说话间,手中多出了一柄剑。

一柄犹如铁条的六棱重剑!(未完待续。)

泰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赤峰治性病好的医院
聊城治疗妇科方法
泰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赤峰整形美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