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资讯网 > 星座

书(中篇)

发布时间:2019-09-14 07:01:39
每个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本书,无论它有多薄又或者有多厚,你都必须去接受和承认它,因为那就是你的人生。
一阵风从窗户里吹进这间不大的斗室,也吹着桌上的一本摊开着的日记本,一页页的纸被吹起……
【冬日暖阳】
冬天,一派肃杀之景,有你如沐春风。
(某市区的公园)
冬天的下午,热闹的公园平添了几许安静。是因为冬天,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出门了吧。百合已经在这把长椅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她的手有点凉,把手放在嘴前,用力哈出一口气,使它可以变得暖和一点。转头,却见等待着的这个人已经坐在长椅上。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似乎特别好,合体的黑色大衣更突显他修长的身材。
“叶百合,就算我长得帅,也不用这样盯着我看吧。”他笑呵呵地把她的手裹进他的大手里,用力揉搓着,让她能感觉到温暖以及他对她的呵护,是一种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呵护。
“方念祖,谢谢你。”百合傻傻地被他这么一直握着,她吸了下鼻子,有种想哭的冲动。
“你可别哭啊,你要是哭成一只小兔子飞上月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你舍得吗?”
“怎么会呢,哭一下就要变成兔子飞上月宫的话,那月宫肯定要被挤爆了。”她笑着反驳他,“真是个笨蛋。”
“为你,我愿意变笨。”他说的认真,看得认真,认真地让他在她额头上印下一枚印记,“我们该走了哦。”说完轻轻拉起她,然后把握着她的手放进衣兜里。
她看着他的举动,会心一笑。
俩人并排向前走着,不言不语的画面更令人动容,彼此的心意在眸间流转。金色的太阳一路拖着他们的影子,他们都只愿做各自身后的影子,紧紧跟随……

【春花烂漫】
春天,满眼的绿色,给人以希望。
(上班前的匆忙)
初升的太阳将这个不算大的房间点亮。它的影子从收拾整齐的书桌移向挂着一幅壁画的白色墙壁,接着是公主床,床上的被子一半已经掉落在地上,被子盖着的是一个有着一头瀑布般乌黑长发的女孩,此刻的她正沉浸在睡梦中。
紧闭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个穿灰色家居服,短发、身形瘦小的年约六十的女子,她叫阿娇婶。只见她走到床边,一边轻推睡着的女孩一边说道:“百合醒醒。”
“唔。”百合伸着懒腰从梦中醒来,“咦,我不是在公园吗?怎么会在床上的呢。”
“还公园,你看看几点了?”阿娇婶拿着闹钟给她看。
“啊!都这么晚啦!”百合一边看一边立马起床,跑到洗手间洗漱起来。阿娇婶摇头看这个唯一的外甥女,一边帮她收拾床铺一边冲她说,“你这个孩子啊,什么时候才能改掉马虎的性格啊。”
百合一边洗脸一边探出半个脑袋对阿娇婶说,“大妈妈,你不是最常说‘我们家的的小迷糊最可爱了’对不对呀。”
“哎,你这个孩子啊。”阿娇婶边说边把枕头放好,“不要坐公交车了,让你大哥送你去公司。”
“哦,知道啦。”百合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出来。
阿娇婶刚走下楼不久,百合也跟着下来,随便扒拉几口饭后就匆匆出门,连阿娇婶的话都没听到。阿娇婶和她的儿媳妇——关晓芳,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笑着摇头。幸好,百合的大哥——郑少峰紧随其后。他开着摩托车一路护送百合去她即将上班的公司,路上不能说有惊无险但也可以说是状况百出。从家到公司的这段路程,如果被哪个导演看见的话,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
百合从摩托车上下来,仰头望着顶峰家私的办公大楼,“哇,这里就是顶峰家私啊,以后我就要成为这里的员工了。”
“小迷糊,你要是再不进去,可就真的要迟到了哦。”郑少峰实在看不下去她大发感慨的样子,出声提醒她。
“哦,对哦。那我先走了。”百合边说边往公司里面冲,在听见大哥的声音后,转身看向他,“又怎么啦?”她要是再不进去就真的要迟到了。
“你忘了这个。”郑少峰边说边把一个平安符放到她手心里,“这可是你大妈妈,我的妈,千叮咛万嘱咐的。”
“大妈妈对我真的太好了。”百合边说边把平安符放进包里,然后大步跑进公司。郑少峰看着这个唯一的堂妹,摇摇头,自言自语,“真是个小迷糊。”边说边发动摩托车往顶峰公司相反的方向开去……
(初相识的那一抹芳香)
这里是顶峰家私销售部经理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面站着一个身穿粉色T恤的女孩,她敲了几下酸痛的大腿,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可是见面前坐着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看,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了。
当方念祖把视线终于从电脑前挪到办公桌前时,吓了一跳,办公桌前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孩子,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内心虽如此想着,但表面上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他示意她坐下。
“我是来报到的。”她边说边坐下,端正的就像学生上课听老师传授知识一样。
报到?事情太多,他实在记不得自己有没有让助手或亲自打过电话给被录取者让其来报到,“那……麻烦你把你的简历给我看看。”他发现她一直在观察自己,连忙调整了下坐姿后,让她把简历递给他看。
“这是我的简历。”她边说边把简历推到他面前。他拿起简历仔细看了起来,“你叫野百合?”
“不是野百合,是叶百合。”她纠正道。
“好了,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他打断她的话,“我看了你的简历,并不太适合我们的工作,所以请你……”
“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就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会努力的,再说了,你都没试过,又怎么知道我不可以呢。”她急需要这份工作来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在外人眼里所谓的“拖油瓶”,她要用工作来证明自己。
她的急切令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那好吧,我就给你一星期的时间,如果不能胜任的话,那就只好请你离开了。”
得知可以留下来的百合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放心吧,如果真的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我会自己走人,都不用你赶我。”她一边说一边想,百合,你一定要努力哦,不能让人看不起。她笑着向他道谢,“真的很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他被她的笑容所吸引,这是怎样一个女子啊,她是这么容易被满足,甚至连薪水、福利等这些都没问,作为一个求职者这些不是最关心的吗?怎么……她还蛮特别的,“那个,不用谢我,要想留下就要认真工作,明白吗?”
“我明白的。还是很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她冲他一鞠躬。
“你被录取了,现在出去找把你带到我办公室来的那位先生吧。”他为了掩饰内心情绪的波动,也为了可以让自己继续工作,示意她离开办公室。得到他指示的她则一边冲他道谢一边退出他的办公室。
待她走后,他才抬头,仿佛这个办公室还留有她的气息,是一种淡淡的百合香味,这种香味闻起来很舒服,似乎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全都被消除,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可以打败任何一个对手。一个电话将所有的遐想全都打散,他还是原来的他,“你好,我是方念祖。”用着惯有的语调和语速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这就是商场啊,每个人都是导演和演员的同时也是观众,你在看别人,别人也在看你……
(这里就是上班的地方)
百合出门找到那个戴眼镜的先生,他是方念祖的助手——刘东,然后和她一起来到顶峰家私展示厅D区,在她的介绍下认识了展示厅D区的组长——李玉茹组长,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你……”百合刚开口就被玉茹组长截断。
“ ,林敏,你们两个过来。”李玉茹抬头叫另外两个女孩子过来。
“组长,你叫我们啊?”俩人边说边向李玉茹这边靠近。
“对,这是新来的业务员,叶百合。”她一边说一边对百合说,“以后,你就跟她们两个好好学习。”说完,挥手让她们先去做事。
刘东冲她点头微笑一下后离开展示厅。
百合看着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以及这些桌椅板凳,暗自给自己加油,不可以让别人看不起。她四处逛着,听和看两个前辈如何向前来看家具的顾客介绍自家的家具。这一整个上午她都站在展示厅里,如果不是郑少峰的电话,她都忘了跟大哥报告这个好消息呢。打完电话后转身就看见 和林敏站在后面看着自己,“慧姐,敏姐。”
和林敏两个人各自抱着一堆资料交给她,“你啊,不要老是跟着我们,妨碍我们做事。”她们边说边拍拍在她手上的这叠资料,“你就看看这些资料,然后再看看产品,自己一点点慢慢学吧。”说完从她身边离开。百合找了个地方安静地看起资料来,这一看不打紧,看得都忘了时间……当她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灯都已经亮起,展示厅里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她拿出手机一看,“呀,都这么晚了。”起身才察觉腿特别麻,一边揉着腿一边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到了门外发现大哥正站在外面等着自己,“大哥,你怎么来啦?”
“还说呢,我的妈,你的大妈妈都快急死了。”郑少峰轻敲了下她的额头,“就算晚回家也该打个电话呀。”
她一边揉着额头一边说,“我忘了。”满脸的抱歉并且还冲他吐舌头扮鬼脸。看着这样的她,就算再怎么生气也气不起来了,“你啊,快上车吧。”
“嗯。”她绕到车的另一边开车门坐下。他见她上车,他也上车,然后发动车子开往他们共同的家。他们并不知道这样亲昵的一幕被同样从展示厅出来的方念祖看在眼里,他甚至有点妒忌这个可以如此自然的和叶百合有着这样亲密的举动,他甚至想象着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他又讨厌这样的自己,暗骂了句脏话后,转身去往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并不能算家的家,漂泊了这么久,他开始想要一个家,以前有个女孩给过自己这种想法,可是……摇了下头,掏钥匙开门进去,门,在他关上的瞬间响起,也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又回到了正常的他,一个看起来非常冷静的方念祖。
(你可以不用上班了)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已经过去了一星期零三天。这些天,百合的内心始终忐忑不安,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留下,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收拾一下东西走人,有几次她都想走进方念祖的办公室想要问问他,对她的处置是怎样?可是看见他每天都这么忙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她又不敢问了,害怕问到的是一个自己不能接受的答案,这样又得要重新找工作,这不是她的初衷。
时间在紧张与惶恐中悄悄地走过了上午、中午和下午,现在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候。百合决定要给自己一个答案,不管这个答案是好还是坏,她都愿意接受。她鼓足勇气,去到方念祖的办公室前,想要敲门手却又停在半空中,要收回又有点不甘心,就在这时方念祖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有事吗?”
“方……方……经……经……经理,我……”百合把手放下转身看向身后的方念祖,要问答案却突然又问不出来了,是慑于他的威严吧,他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很严格的,大家都怕他。
“是想问我关于你工作的事情吧。”他仿佛如她肚里的蛔虫一样知道她心中所想。他见她点头又摇头,“进来说吧。”说完开门进去,她跟在后面。他走到办公桌前,看着隔着一张办公桌的她,伸手,“坐。”
她乖乖坐下。
“你的工作……”他看着她一脸期待和紧张,忍不住想要逗逗她,“我觉得你并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所以还是请你自动请辞吧。”说完,他看着她的表情,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神情,她看起来很平静,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这样啊,那我明天就不来了。”总算有答案了,虽然这个答案有点糟糕,有点晚,不过没关系,离开了这家,我还可以找其他家,不是吗?她起身,“谢谢你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
他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连忙起身,“你等等。”
她手里握着门把,扭头看他,“还有事吗?”
“对不起,刚才是我跟你开了个玩笑。”甚少说“对不起”的他,开口向她道歉,她应该感到窃喜才对,能得到又帅又傲的他的一句“对不起”,对任何一个人来讲都是很受用,“我……”
“你以为这是件很好玩的事情吗?你以为我要对你感激涕零,然后三拜九叩的感恩戴德吗?”得知自己被耍的她非常生气,她不明白:这种事情也可以用来开玩笑的吗?她盯着他看了许久,一字一句地说道,“对不起,方经理,我已经自动离职了,所以我已经不是你的员工了。”说完不理会他的错愕开门离开。在门背后的百合呼出一口大气,暗骂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冷静,现在好了吧,这么好的工作和公司都可以丢掉,以后还能找到一模一样的工作氛围吗?摇摇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些,大爸爸的话犹在耳,工作没了,没关系,但人不能丢了信心。对,没了这家,还有下家,加油,叶百合,你是打不败的。
留在办公室里的方念祖的脑海中始终盘旋着百合的声音,在这之前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他对自己的下属从来都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即使有人想要逾矩,他也会很有礼貌的拒绝。他不是十几岁的纯情少年,他也曾谈过恋爱,不过因为家庭悬殊的关系,那场恋爱无疾而终,所以他很明白现在的这种感觉,他确定自己已经喜欢上这个女孩,但还谈不上爱。

共 5 569 字 1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由叶百合与二富方念祖所牵引出的百转回肠的爱情故事。小说波三折,其间穿插了叶百合父母及丁香奶奶的生死爱恋,与叶百合、方念祖的爱情故事遥相呼应。本该走在一起的一对对心心相印的恋人在阴差阳错中,留给彼此的却是深深的眷念、默默的坚守与苦苦的寻觅。在辗转的轮回中,在无尽的岁月长河中里,完成了一组带着凄美与哀伤的爱情绝唱,读来让人热泪潸然,荡气回肠。作者笔下的人物感情丰沛,性格鲜明,故事波澜起伏,精彩连连,悬念不断,让读者在悬念的发生、发展、推进、解决的过程中产生猜疑、紧张、渴望、揣测、担忧、期待、释放等种种复杂的心理体验,从而引发读者的阅读兴趣。整篇小说在时间和地点的跨度中,始终有一条线牵系着,那是一款难以描述却又不得不依恋的情愫;小说情节铺展有序,张驰有度,让读者的情感去感应合作品中人物的喜怒哀乐。小说以方念祖与小百合的际遇结束作篇,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思考与回味的余地。小说文笔练达,结构紧凑让读者沉醉其中,与作品中人物的情感共鸣。推荐共赏!【编辑:心花一瓣】【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8 11 】
1 楼 文友: 2011-08- 1 11:28:42 慢慢地走进冬晨老师所徐徐铺展开的书卷,觉得自己正鬼使神差般沉迷于一部青春偶像剧,自己竟然也成了其中角色中的一员。小说字里行间轻笼着的那浅浅忧郁、淡淡伤感,让读者在细品慢嚼中,感受到了文字间时时处处弥散的唯美、浪漫的气息,并从中收获柔柔的温情与暖暖的感动,甚至让我从中品出了琼瑶的诗意,席娟的韵味。小说用短短的五万多字来涵盖传唱于三代人的爱情故事,作者也有意将更多想象的余地与补白的空间留下了读者。故事中的叶百合的身世究竟隐含着一个怎样的谜团?方父为何要向叶百合撒下方念祖已经离于人世这样弥天的大谎?方念祖又是为何跟若诗走近?与若诗分手后,方念祖可否寻觅到了他的真爱了吗?小说已经进入了尾声,可一个个谜团在读心中仍然悬而未决、读来余味无穷而又颇觉余兴未尽!冬晨老师如果能将这个浓缩的中篇扩写成长篇,小说故事中套故事,环环紧扣,层层推进,其内涵必将会更加丰富,彰显的主题也定然更加深刻,小说也定当更加精道。问候小妹。远握祝福。 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生存的……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9-01 12:48: 6 其实这篇还可以改成长篇的。比如丁香奶奶和赵爷爷的故事,比如百合父母的故事,这些都在中篇中留下悬念逐一解答。这样可以使人物更为丰满。孩子中暑
拉水便能吃什么
冠心病心绞痛吃中药
宝宝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